第五年,韩福开始往坏处想了,猜测儿子可能发生了什么意外,或者被人祸害了,觉得“这小子可能没了”。

韩一亮心有余悸,觉得“这里不能待了”,但“每天有人看着”,他不敢犯险。